間 • 蝶

Duration : 2021年9月25日(周六)- 2021年11月28日(周日)11am – 7pm

Opening : 2021年9月25日(周六)11am

Venue : 上海市徐汇区复兴中路1363弄3号108室上海熏依社画廊

Tel : +86 (0)21 5496 1918

Web : https://shunartdesign.com/

Artist : 内田 江美 Emi UCHIDA 出生于山梨县。 个展: そして 春 Et Printemps,内田江美个展,熏依社画廊 • 东京 东京艺术博览会2021,东京 日本(2021) 冬天来了 春天还会远吗?内田江美个展,熏依社画廊,上海 中国(2011) 内田江美个展,Onishi画廊,纽约切尔西 美国(2009) 群展: 日本青年艺术家展,东京六本木 日本(2011) 本岛艺术项目<夏日明月>,财团法人福武学术振兴财团赞助,ARTE画廊,香川 日本(2011)

蝴蝶之秋梦

-内田江美新作展

近期,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和展览受关注极高,其意有何在?这个暑期在东京,延迟了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在无观众的前提下举办,离开东京前必看的展览都排在上午10点,生怕有些展览现在不看则再也看不到,又亦是怕错失不同状态下的感受。

有一个展览印象深刻,那就是森美术馆的【Another Energe】,  此展览共汇集了16位女性艺术家的作品,这些女艺术家居住在世界各地。而且,她们的年龄是72岁至106岁,这个视点极其有趣。全世界14个国家的16位女艺术家的集合大作展览引起极大的关注。从七八十年代的小野洋子到九十年代的草间弥生,直至今天的盐田千春,她们对于当代艺术爆炸性的影响一直令人振奋。日本美术手贴杂志更是及时做了一期(8月)女艺术家的美术史主题特刊。

艺术界对女性艺术家的关注,从女性学的角度,值不值得关注?我们的政治经济以男人为中心运转,使得艺术史向来也以男性为主编写而成。

波伏娃的第二性,首要观点是基于存在主义的角度,从生物学和哲学以及全面的文明角度理性分析女性问题,但是《第二性》的命名还是体现了她对与女性作为“他者”从属于男性的“主要者”身份的抗议。而“选择基于自由的前提,在复杂的整体中进行;任何性的命运都主宰不了个体的生活。”是她在透彻分析性别差异后对更广阔的所有生命的总结。东京大学的上野千鶴子教授的畅销书则阐述了女性学在日本应该走的路还很长,东京大学新生入学式上的演讲更是成了话题的中心。【一个人死去的推荐】与政府关注的【孤独死】似乎在唱反调,有独立精神的人格是需要一个人完成人生的很多步骤。京都车站买的这本书让我落在新干线的车座带里,也忘了在失物认领处将它取回来,只好在下次回去时再领取。

内田江美居住在冈山县的牛窗,这里是倍前烧的圣地,很多工坊世代都建立在此。还在疫情中的2020年,濑户内市立美术馆举办了内田江美的个展,很是壮观,有位藏家兴奋地一口气收藏了她几幅大作,作品的气场和尺寸之大,地方城市难找到那么大的外部包装关连产业,我只好在东京把外框定好,寄到冈本,艺术家把作品装订后用一辆敞篷车和一辆卡车搬运。而搬运以及交接作品到真正喜爱以及与作品产生连接的藏家手中,这种兴奋也反向让我记忆深刻。

此次个展是内田江美在上海时隔10年的个展,2011年熏依社M50空间时的大展后的内田的新作,进化的过程。油彩的认真描绘和炭笔的线条的笔触下所塑造的余白,及【间】,在数万根线的「量」与色彩引来「质」的变迁中,使得画面有一种完成度,它凄美但不只美。就像蝴蝶的兑变过程中的“挣扎”一般。夏季的蝉的声音远去,看到树干上留下的空空的躯壳,透明的,一个夏天的灵魂悄然掠过。

在九州,夏天我又邂逅了「羽黒蜻蛉」,有着黑色翅膀的蜻蜓,在树丛里的你低调的很,小小的,静静的,飞在丛林里,你却是我怀念的那个故事的主人。那个夏天,那个人。

不知为何,蜻蜓和蝴蝶这两种美丽灵性的小生物总能让人与女性联系到一起,大抵也是由于是她们真正的美丽的原因是来源于那完全自然的生物性美丽。

内田在濑户内市立美术馆展出蝴蝶系列作品的九宫格,疫情中的2020年似乎更能诠释生命的可贵。这两年,我们对生命的看法,对疫情和疫苗的态度都出现了很多分歧与不同理解。有抑郁症的艺术家在个展举办前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留下了大量的作品。生命的痕迹,6年前离开的你,留下了大量的书籍,因为你爱书和音乐。

艺术家的工作室在山里,几乎没有信号,除了工作她也很少关注社交媒体,无暇去在意外界里的杂音。而我在这偏僻的乡间小路散步时,遇见一位日本大叔独自走在田埂间,旁无一人却坚持带着口罩,在这宽阔空荡的田野里显出格外滑稽的认真。

黑色炭笔构成的布面中一道熔浆般强烈的红色,新系列的诞生,晶体般剔透的系列,蝴蝶系列,还是她Trace思路的延续。艺术家10年来的生命进化思考通过作品展现在我们面前,我站在作品面前久久不能平静。因为我看到了一些秘密。艺术家一直到今天还在创作,她说工作室的猫咪总是陪她画画。而我提笔的这个瞬间,在日本的冈本,艺术家也为了上海的个展中多一件作品而蓄力创作中。我能想象到她认真的眼眸在静静地观看自己的内心,与自己认真地对话。

秋季,在上海。台风路经朝鲜半岛奔向九州岛,她的作品正在飞往上海的路上。

一直,在路上,人和作品。

蝴蝶也在路上。

 

Shun 于隔离酒店

 

 

 

 

Leave a Reply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