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眼睛 2015-09-12

展览名称:看不见的眼睛

展览时间:2015年9月12日(周六)- 2015年10月25日(周日)10:00 ~ 18:00

展览开幕:2015年9月12日(周六)16:00 ~ 19:00

艺 术 家:Shun

展览主办:上海熏依社画廊

地    址:上海市莫干山路28号

Tel/Fax:   +86 21 5252 7198

Web:        www.shunartdesign.com

Email:       gallery@shunartdesign.com

 

两年前在首尔江南帕雷斯宾馆一楼餐厅。从光州电影节回上海的路上见个朋友吃饭时,一个年轻服务生的餐盘突然滑过来撞到了我的右眼当场就大量出血,在附近的大学医院缝了4针,拆线后竟然发现右眼没有了视力。

 

从此,右眼的治疗拉开了序幕。在首尔,在东京,在上海,从西医到中医,针灸到艾灸,哎,生活发生了很多变化。走在路上摔跤、撞墙等等生活中的各类琐事由此引发了各种小毛病。这个初秋,有那么几天双眼失明的经验,促使我下定决心进行细胞再生的治疗。此次展览是即将离开一段时间,开始漫长治疗的我为自己策划的一次个展,算是对上海这座城市暂别的留恋或纪念吧。

 

这个夏天,我取消了参加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等等国际艺术盛会,专心疗养。我发生了什么变化,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

 

在中日两国紧张的关系下一度导致两国间的游客减少,而相比2013年的日元汇率从8到5的变化,加上香港和韩国的因素促成中国游客在日本爆买的现象。日本市场精致而廉价的商品,尤其显得性价比好。

 

微信,它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发生的事情拍好放在朋友圈上,吃过的美餐去过的地方放在上面晒一下,时而还转发一些激励人心的心灵鸡汤;各类微信群成为小社团,有众筹的,基金的,各种兴趣爱好组成的小群纷纷扬扬,不亦乐乎。现在当我们聚会或聚餐时大部分人在摆弄手机,吃饭时,睡觉时,甚至去洗手间,出去抽根烟都不离身。

 

股市,这个夏天股市的跌跌涨涨左右着人们的喜怒哀乐验证了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教授在《21世纪资本论》里阐述的论点,教授畅销书论述的是资本主义经济的“贫富差距恶化”的难题,“富者愈富”成为一种“现在及未来进行式”的高度可能性。运用21世纪欧洲经济的大数据阐述的书竟然如此适用于中国,真是奇妙。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在没有完整的税金制度,执行力度和资源信息利用的特权化下,产生了拥有信息优先者和特权结成的“富者愈富”,加上没有遗产税,富二代和官二代在中国的现象既是皮凯蒂教授的真实写照。

 

瑞士信贷近期的“全球财富报告”指出,全球前百分之一的富人掌握着近一半的财富。在中国,终于有人买了毕加索的作品,买了梵高的作品。这是日本泡沫经济的重现还是中国可以不重演,《了不起的盖茨比》希望我们都有学习能力。

 

在这次眼伤处理的过程里,面临的是财富的拥有与社会势力的感慨。哎!

“看不见的手”是亚当斯密提出来的经济学概念,我以今年初秋的这个个展来谱写我艰难的《自己史》以此来感谢在我有难时伸手帮助过我的朋友们,也以此来纪念艰难中的所有体验,那将是自我史里深刻的一页,终究我们艺术家表现的和描绘的是自我史-即自画像。

 

在这里是支撑我们“不完美的自我”足以生存的最大理由。就如法国哲学家博纳尔?斯蒂格尔所说,个体化即“自我形成”与“自恋”的关系,是引起悖论的重要课题。爱“我自己”到爱“我们”,再到爱“我们中的我自己”其实正是需要我们用自恋来支撑其成立的根据,但在现实中,这个问题深有受挫的迹象。

 

当你受伤受挫时,我们能够更爱自己和“周遭的自己”吗?还是扮演身心脆弱的一方?如何消化无奈的怨气和埋藏在心里的愤怒让自己依然热爱生活和持续心中的梦想是我自己最大的课题。

 

初秋,我暂且离开。上海,你依旧迷人,因为有你。

 

                    Shun 清晨于朱家角工作室